首页 > 2016年专题 > 1107社会责任年会 > 1107ZDHC > 1107zd演讲 > 正文 
 
  关于执行更安全的化学品管理标准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的小组讨论
2016-11-10

  阎岩:各位来宾、朋友下午好!可能大家午餐之后都有一点点疲乏了,希望接下来的小组讨论,大家能够有一些问题问我们的嘉宾。我们联合的行动,联合的大会一年只有一次,这么多会议代表来自不同的地方,齐聚在上海,希望大家不要放过这个可以充分沟通交流的机会。首先把我们今天下午参加论坛的嘉宾请上台来。

  G-Star Raw公司限用物质及环境专家  Sara Fessler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印染行业协会会长  陈志华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环境保护局副局长  王翀煜

  ZDHC基金会董事会主席  Nathaniel Sponsler

  今天下午四位嘉宾是来自不同角度的背景的,有品牌、地方、环保局的官员,也有我们产业联合会印染协会的领导。今天上午从品牌的层面,从ZDHC层面,从行业协会的层面我们都提了不同的看法和工具,如何进行有害化学物质的管控,围绕这个核心,在座的会议代表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的,如果有问题请举手示意我。

  提问:我目前是自己出来创业做一个小微企业的平台,对于纺织行业包括ZDHC还有国外的专家提出一个新的有害化学物质的认证检测的事情,问两个小问题。作为这个技术,我们中国不像很多服装行业,经历了从早期的ISO9000,现在各种企业社会责任标准、各种检测标准,贸易各种标准。作为标准来讲是不是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在生命周期里面推出标准的相关方对我们直接面对的纺织企业,影响有没有做过一些分析,影响有多大?中国的企业如何适应挑战。

  阎岩:第一个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化学品管控的标准、供给也好,生命周期。第二个是关于中国企业如何应对。第一个问题,我们在进行化学品管理的时候,我们会遇到各种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是有它的生命周期的,您认为这些标准,生命周期和更迭是怎样的?

  Nathaniel Sponsler:我们刚才谈到的标准是ZDHC推动的不同的标准,还有MRSL、输入化学品,还有最新的指南,这些标准有一个演进的过程,大概每几年就会演进一次,因为我们的透明度、治理方式和治理能力,还有来自于产业界和各个利益相关者的反馈,包括我们整个行业的发展,专家还有咨询意见等等,都在不断地发展。每个标准的演进都是一段新的历史开始,随着我们专业性不断增强,标准在不断地更新。

  阎岩:我们只是刚开始在做,对于化学品有害物质管控来说,上午谈到了ZDHC2020这个计划,这条路是刚刚开始,有很多的工具,今天上午谈到的MRSL也好,这都是我们在往前推动目标的工具,在生命周期来说我相信在化学品管控上是我们永远要进行下去了。那中国企业如何应对呢?

  陈志华:非常高兴今天能参加这样的会议,刚才在会议中间的时候我见到了东华大学的奚旦立教授合作,十年前跟奚教授合作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在2006年召开了中国印染行业的第一届节能环保年会,当时奚教授还是我们中国印染行业协会环保专业技术委员会的主任。一晃十年,这项目工作十年已经过去了,这十年来我们行业从四个方面来推进这个方面的工作。一是清洁生产的工艺技术,二是节能减排的装备。三是如何合理的利用化学品以及化学品的管控。四是三废的治理,也就是废水、废气、固废三废的治理。从这四个方面来推进行业这方面的工作。十年来行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行业绿色制造的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回到今天这个问题,化学品管控和绿色制造应该是一个长久的持续不断的一项工作。刚才这位朋友也提到了一个标准的问题,我也想谈一下标准的看法。

  今天来的很多嘉宾和专家都谈到了标准的问题,标准我认为主要是集中在两个方面的标准,一个是排放标准,也就是三废排放的标准。再一个是生产的纺织品、服装怎样能够达到生态安全的标准。这个标准现在很多,国际的、国内的方方面面的标准现在都很多,这些标准应该怎么来确定,是越高越高好,还是越低越好。我个人认为过高过低可能都是不利于行业发展的。我们想行业必须是可持续的绿色发展。举个例子,我们希望这个标准就像一个菜一样,希望能够又好看又好吃,只好看不好吃恐怕也不是一个好菜。怎么能够让这个标准切切实实做到科学合理,今天这个会议就是很好的案例,需要各方来合作。第一方、第二方、第三方方方面面的大家一起来合作。甚至还要包括生物毒理学方面的专家能够参与进来,因为这个标准是相对的,这个相对是从两方面而论。一方面化学品的毒性是相对的,有的物质化学品毒性大,有的物质化学品毒性小是相对的。第二个相对是我们人类对这些化学品的认识是相对的。从这方面来讲,这项工作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工作,ZDHC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今天会议上我也聆听了专家的报告,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ZDHC作为一个目前比较领先的绿色制造上面来推动的一个组织,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希望大家一起来推动,我相信就是到了2020年也不是终点,只是一个新的起点。因为化学品将长久的与人类共存,我们也跟化学品的这些认识也会与时俱进,不断地变得更加深刻。谢谢大家!

  阎岩:从陈会长的发言中,我们也感受到化学品的管理是一个长说长新的话题。化学品的管理还有更多的我们要做很大量的基础研究,我们说到的MRSL也好,到底这个合理性和可持续性在哪里,是基于大量的研究才能出来。今天我们探讨的是CNTAC和ZDHC在有害化学物质管控利益相关方的合作上,即便不是跟ZDHC,作为纺织服装行业的从业者,化学品管理的这个问题也是需要经过大量的研究,而且持续性的下去,就像化学品要跟我们人类社会要伴存,我们这个研究也是一样,是永无止境,要继续下去的。

  提问:大家好!我是来自于TUV莱茵的,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品牌以及供应商之间的合作。像CNTAC以及ZDHC之间的合作就是非常具有实际意义的合作。在德国我们也希望能够做得更多,我们知道是在德国有个(CM2)物质的名单,我们会在这个名单的基础上让各方相互的合作在衬衫方面,在使用物质的时候,我们会对产品的质量或者加入的这些新的物质进行跟踪和反馈。在MRSL中间有没有一些加入新的物质,或者是和行业之间这种来回的信息沟通?

  阎岩:有没有这样一些机制呢?

  Nathaniel Sponsler:您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谈到大的品牌和ZDHC的合作,在化学品的管理方面,我们也非常关注最终的产品。15年前如果我们去讲一些产品的组合中间的化学物质的管控,那实际上从那个时候开始这就是很重要的话题,而现在随着更多的监控和立法的深入,对于化学品的管理也越来越严格和正规。刚才你提到的是在欧洲的CM2的一个提案。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做法,我们作为整个行业,我们要在政策的制定方面与各方来进行合作,这样才能够最终的对于产品产生影响。我想ZDHC一方面是在进行与产业界的合作,另一方面也在去影响立法。如果看一下未来的发展,刚才我们所讲到的这种行业之间的合作和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可以说是更加的具有前瞻性,更多的会帮助到废水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化学品排放对于环境所带来的长期影响。而且对于产品是否合规,以及整个供应链的管理是有整体的管理和其他的一些治理。ZDHC在这方面就是有没有一些具体的类似合作,现在没有办法给您一个非常具体的答案,但是类似的这种合作我们是有的。

  阎岩:是否解答了您的问题,简单总结一下,为了更加精确回答你的问题,我们需要了解本地行业更多的见解以及信息,同时要看一下本地政府的理解,我们如何能加强合作。可能我们要请来自环保署的王总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利用本地政策来实现这一点。我们谈了一些看法,您是从地方政府过来的,柯桥的印染产能占整个中国印染产能相当大的比例,所以应对的化学品管控上,地方政府层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今天中午还有朋友问我,地方政府政策层面,您是否要简单介绍一下您的亮剑行动呢。

  王翀煜:我们绍兴柯桥区共有纺织印染企业200家,年印染产能200亿米,今年年初以来地方政府强势推行了亮剑行动整治,共关停了64家印染企业,削减的淘汰产能是37亿米,将200家的印染企业重组整合成100家企业,全部集聚搬迁到印染工业园区内。对所有的印染企业淘汰了燃煤,全部改成天然气。同时对集中的工业园区里配套了集中的工业污水处理设施,污泥处理厂。通过这个亮剑行动政府采取了高标准的要求,然后由各个执法和职能部门依法进行执法。通过亮剑行动达到三个目的,一个是促进印染企业绿色转型升级。二是改善了区域的环境治理,同时也维护了公正的市场环境。原来这些落后的产能,印染企业低价竞争扰乱了市场,要靠市场的资源化配置来自我的淘汰所花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社会环境成本的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这次亮剑行动作为我们地方政府强势推进,淘汰落后,实行优胜劣汰。经过这次亮剑之后我们在印染工业区也建造了时尚小镇,开发绿色的旅游工业。我们在工业区里面,印染企业的厂房内,我们设置了廊道,开发了工业的绿色客厅。游客在工业区参观可以互动的参与整个纺织品从原料到成品布生产工艺的全过程。

  对于化学品管控这块工作,作为我们地方环保监管部门一直以来也是高度关注,环保的监管工作已经从原来的末端治理向源头的防治管控相结合。上个月18日《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已经经过了国家环保部修订,并按照程序进行上报。大家可能集中关注到里面一些修订的内容,我们要根据水污染物里面含有的一些有毒有害的成分,国家要制定一个有害化学物质的名录。同时对化学品要进行风险的评估,逐步的淘汰限制和替代有毒有害的化学品。

  对产品制定这块,标准也制定了相应的标准,开展了水环境影响的评估。在法律层面上已经对有毒有害化学物质开展了法律修订的过程。我们地方环保监管部门的重点,一直以来也是对常规排放的污染物、其他的污染物包括有毒有害化学物质也是进行高度关注。我们关注的重点既包括废水的排放,更高度关注废气和污泥的排放。作为纺织印染企业排放的一些废水含有的一些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经过处理之后往往会转移到污泥甚至排放到大气当中去。所以在地方环境监管的制度设计方面,我们更多的是从排污许可证的授权,排污权的交易和抵押以及排污总量的刷卡控制方面进行控制。这块工作通过跟ZDHC一起合作,把这块工作可以做得更好。

  阎岩:地方政府的亮剑行动,治理的出发点就是产业升级、产品质量和公平环境。而且现在从治理来说,从最初只是通过末端的控制已经逐步上升在源头在生产过程中的控制,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上午谈到了MRSL这个工具。可以看得出来不仅仅是ZDHC,只要跟行业相关的方方面面都已经把化学品管控这个问题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各方都是携手努力来控制,希望让我们的有害化学物质管控得更好,让我们的绿色制造能够推进下去。我希望再有一个问题是给品牌这方面的,因为我们在座有不少品牌公司,品牌公司在供应链传递的很多声音化学品管控上有什么不同的?

  提问:这个问题是提给品牌的,我们来自科创公司,我们的任务,我们是纺织品的涂层供应商,我们的任务是用水性环保的涂层产品代替溶剂型有害的涂料。我们在业务中间发现有环保的,技术成熟的产品,但是发现我们的品牌公司在成本和环保进行选择的时候,仍然面对一个难题,很多时候会选择成本,而不是环保,这个问题想请问品牌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怎么样去应对?

  Sara Fessler:首先非常感谢您的问题,在G-Star Raw提高意识度非常关键,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更好地优化产品的制造过程,优化整个设计工艺。从设计环节开始我们必须选择正确的环保型的材料,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是更合适的,我们要使用什么样的可持续发展工艺,通过这一系列过程,我们希望不断地引领创新,并且使用创新的解决方案。在使用最新技术的时候,我们一定是要考虑到成本的,这意味着我们要充分地与采购部门相关机构去进行合作,能够在产品设计初始就考虑到成本以及高新技术的平衡,这是在G-Star Raw我们通常的一些做法。

  阎岩:我觉得还是比较达到点子上的,我们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但是在品牌过程中间,大家都有发展的过程,现在都已经意识到了我们在用什么样的原材料以什么样的生产方式来做可持续发展的产品,可能从产品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已经在过去考虑产品周期的层面上考虑的因素会更多了,从环境、可持续这方面已经做很多的改进。我们能看到这也是为什么最初的ZDHC只有6家发起成员,但今天在座的我们已经有21家成员了,肯定还有更多的品牌商愿意加入到ZDHC行业中间来。不仅是ZDHC,CNTAC也是这样的,CNTAC下面愿意加入到积极绿色制造团队中的企业也是越来越多了。今天我的同事就被很多企业问到,我们怎么能加入到CNTAC绿色制造团队中来。即便是品牌也好,供应商也好,我们在供应链上我们对于化学品管控的目标是一致的。

  提问:我是来自科天的戴家兵,作为中国绿色合成革产业部的理事长,我们在中国水性合成的行业奋斗了二十几年,ZDHC进入中国,让我们很振奋,但我们中国的企业都有个疑问,我想问一下,Nathaniel你们对2020年的目标有信心吗?具体的措施能实现吗?

  阎岩:问题问的比较宽泛,时间也不是太多,把这个问题给在座的四位,拆分一下。第一个我们对这个目标有信心吗?第二个我们如何让我们这个目标变得更加的合理化可达到化?

  Nathaniel Sponsler:我们也不想自欺欺人,这个目标设计的非常有雄心,但是我们要做的还是必须要去努力的。我们究竟能否实现零排放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去实现,我们现在每个人都不敢断言。现在整个相关方都已经非常努力了,有关行动计划,ZDHC将会扮演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们不断地去打造好的工具,建立起更加完善的网络,与我们的品牌商,与我们所有相关人进行合作。我们今天一天不管是MRSL还是升级版的MRSL,还是各种类型的指南、各种类型的决议,这些都是我们行动计划的体现。

  Sara Fessler:看一下我们2020年零排放的目标,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过去五年的变化,ZDHC其实取得了很多瞩目的进展,大家如果不是熟悉时尚产业的话,我们现在即将启动一些全新的项目,我们看的不仅仅是四年,我们看的是短期、中期以及长期不同的计划。到2020年我们有了这么雄心壮志的目标,但是我们要做的其实是更加长远,如何让商业的发展更加可持续,如何能够肩负服装行业的整体成长,这一思维方式必须是每个时尚产业的引领者都是必须具备的,这其实是我们的共识。

  王翀煜:在环境保护优先的大前提下,我们国家生态环境规范受到了限制,环境质量改善的压力也非常巨大。资源容量利用也受到了上限,纺织印染行业走绿色转型的道路是非常必要的。我认为有害化学物质的零排放只是一个目标,在实施过程中要循序渐进。要达到这个目标在规定的排放限制之内逐步的加以实施。这个需要我们纺织印染企业,包括产业供应链的各个利益相关方共同努力,在技术创新和技术革新方面以及公众参与,在标准制定方面共同努力,共同来推进纺织印染产业的绿色升级和可持续发展。

  陈志华:我个人认为零排放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包括受到检测方法,对化学品的认识等等方面的局限,随着历史的进步,他的标准以及它的一些要求肯定还会发生变化。从宏观的角度来说,化学品管控和绿色制造,纺织服装行业永远在路上,人与化学品的关系是长久的关系。

  阎岩:我们小组讨论到最后的阶段,一句话就是目标在前方,我们现在在往目标奋斗的路上。我们需要携手共进以创新的思维,创新的工具,创新的合作方式向目标进发。谢谢在座的嘉宾!

 

相关文章
 
  更多>
  更多>
2.jpg
再造两岸纺织发展新契
sy副本.jpg
刚脱离孩子气的大学生
sy.jpg
呼萨德都 大美赫哲
360.jpg
【特别策划】改革开放
sy.jpg
“重建”女装面料流行
sy.jpg
洞悉未来 谱写纺织集

合作媒体:《纺织服装周刊》 《家纺时代》 《中国纺织》 《中国经济网》

©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29

业务咨询: ctei@cntac.org.cn